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将府秘闻:夫人要搞美容业_ 第十二章 真相-

时间:2021-04-28 12: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花意小说将府秘闻:夫人要搞美容业 第十二章 真相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那你躲什么?”薛凝悠目光灼灼,直逼向婉儿,“是刘姨娘给你的河夏吧?好大的胆子!”

    “奴婢冤枉!”婉儿完全乱了阵脚,迅速趴下身子朝薛凝悠磕了几个头,“奴婢对大小姐忠心耿耿,绝对不敢谋害大小姐。”

    “天天负责清洗青玉花樽的只有你一个,现在出了问题,就算不是你干的,你也脱不了干系!”薛凝悠半眯着眼睛观察着婉儿的表情,“你说不是你,可以,只要你现在当着我的面拿你全家人的性命发毒誓,我就信你,并给你提一个等级。”

    听了薛凝悠这话,婉儿双目无神瘫软了下去,良久没有说话,几次举起手又放了下去,最终只有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怎么?不敢吗?那就拖下去杖毙!”薛凝悠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目光里是从未有过的狠毒。

    “不用……不用杖毙……”婉儿突然惨然地笑了,眼泪更加汹涌,她摇摇晃晃站起身,嘴角抿了一抹瘆人的笑意,“你们就是这样,从来不拿我们的命当人命看,刘姨娘控制了我一家人,已经杀了我哥哥,又拿剩下人的命威胁着我来杀你……哈……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

    婉儿缓缓摇了摇头,目光里充斥着绝望,“刚收到消息,我的双亲病重,年幼的弟弟无人照拂,估计也活不了多久,现在你又要杀了我,好啊,反正也没什么希望了,还不如先走一步在黄泉路上等着家人,最起码还能团聚!”

    “大小姐,奴婢自知对不起您,但如果可以,求您照顾我妹妹!婉儿来生必定报答。”说完,她惨然一笑,狠狠撞在了身旁的柱子上,霎时间鲜血淋漓,一片猩红。

    薛凝悠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很久都没有说话,她并不是真的想要杖毙婉儿,只不过想逼着她把刘姨娘供出来,却不想婉儿早有如此遭遇,更没想到她会当着自己的面寻短见。

    “把她好好葬了,找人给她父母看病,再给一笔钱,不定期去看看,让他们安度晚年。还有,找人照顾她妹妹。”薛凝悠平静地吩咐完一切,转身进了内室。

    碧玉蹲了蹲身子表示明白,随后就出去找人收拾了,她带上了门,她知道薛凝悠需要一个人静静。

    薛凝悠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杀人,她的手上终还是沾上了别人的鲜血。她听着婉儿的哭诉,想着自己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父母,她突然很想他们,她不知道自己原来的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薛凝悠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梦里,她隐隐约约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影子,想要向他们靠近,却又被一股力量死死拽住,她在冰冷与炽热,痛苦与舒适之间不断挣扎着,每次看到一点点亮光,就又被拽回到无尽的深渊。她还看到了真正的薛凝悠,真正的薛凝悠一直在哭,她哀求着她,替她报仇,替她好好重活一世。

    “小姐!小姐!”在梦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薛凝悠被人叫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着急的碧玉。

    碧玉拿着帕子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薛凝悠额头上的冷汗,担忧道:“您昨夜怕是没睡安稳,半夜身子还发烫了一会,不过很快就退下去了,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府医来看看?”

    “不用了,做了噩梦而已。”薛凝悠突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她皱皱眉头道,“发生什么事了?”

    “刘姨娘一大早就来了,您不用搭理,我一会就打发她走,您要是没睡好就再歇会儿。”碧玉说完就打算退出去,被薛凝悠拉住了。

    “不用,帮我梳妆吧。”薛凝悠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脑海里全都是婉儿死去的惨状。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薛凝悠从内室出来了,一出去就看见坐在主位上悠哉悠哉喝茶的刘姨娘和坐在左侧位置上的薛芷晴。

    “姨娘吉祥。”薛凝悠抿着一抹笑朝刘姨娘蹲了蹲,然后走至薛芷晴面前,用眼神示意她起身。

    可依着薛芷晴的性格,她当然不干,便不与薛凝悠对视,自顾端着茶杯喝水。

    “看来芷晴庶妹是在佛堂没有好好想清楚要怎样尊重长姐,并且,依照尊卑,你应该坐哪儿,不用长姐说吧?”薛凝悠冷哼一声,朝碧玉使了使眼色,“重新搬张椅子来,不用放软垫,既然妹妹不清楚,那长姐便教教你。”

    “你!”薛芷晴站起来瞪着薛凝悠,却气结说不出话来,直到刘姨娘轻咳一声,他才极不情愿地坐到了堂下的板凳上。

    “不知刘姨娘一大早来长安阁找我所为何事?”薛凝悠抬手示意碧玉将薛芷晴用过的茶杯撤下去,重新换了一个更为精致的,然后不动声色地为自己到了杯水,定定地看着刘姨娘,等着她的回复。她知道刘姨娘此行目的不简单,指不定又想给她安个什么罪名。

    “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刘姨娘放下茶杯看向薛凝悠,“不过想来探望探望你,看看你身体恢复如何了。”

    “托您的鸿福,我没死。”薛凝悠灿烂一笑,没有再看刘姨娘,“我很好,这下姨娘可以回去了吧?”

    “凝悠!”刘姨娘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句,脸也拉了下去,“虽说现在是你暂掌家,但再怎么说我也是这府里位分最大的姨娘,有些事该问我还得问。我听说婉儿死了,虽说你是这府里的嫡小姐,但恐怕也没有权利这样随意杀人。”

    “这就奇怪了。”薛凝悠一下明白了刘姨娘来的目的,她就是来试探自己的,想试试婉儿有没有出卖她们,薛凝悠笑了笑,道,“婉儿是长安阁的奴婢,您为何对她如此亲昵?您又如何得知我是随随便便杀了她?”

    刘姨娘一下被问得噎住了,有些不自然地摆弄了一下衣角,然后很快掩饰过去了。“婉儿之前在我这里伺候过,不过后来我嫌她手脚不勤快,便打发去了后院做杂事,没想到又被分到你这里来,怎么说都主仆一场,听说她出了事,便过来问问。”

    “那看来刘姨娘今日来事替婉儿讨公道的?”薛凝悠浅浅一笑,继续道,“可讨公道也轮不到您,毕竟是我长安阁的人。不过我听说婉儿家里有年迈的双亲和一个年幼的妹妹,若刘姨娘真的心疼,便让人好生照看着她家人。”

    “需要如何做我心里是有数的,不用你说。”刘姨娘的眼睛似乎是无意般扫过青玉花樽,而后道,“那你可否告诉我,婉儿究竟犯了何错?”

    “姨娘一定要我说个明白吗?”薛凝悠的表情似笑非笑,深深看了刘姨娘一眼,“该说的话我早就跟您说过了,到底怎么做,您比我年长那么多,您心里清楚。”

    “碧玉,送客!”薛凝悠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水,随后自顾起身朝内室走去,全然不顾刘姨娘和薛芷晴阴沉的脸。

    “那也请大小姐摆好身份,知晓尊卑。”刘姨娘朝着薛凝悠的背影,不轻不重说了一句,换来的是薛凝悠关门的声音。

    “碧玉,那个府医有动静吗?”刘姨娘和薛芷晴走后,薛凝悠才小声问道。

    “还真被小姐给料到了。”碧玉有些兴奋地眨了眨眼睛,“刘姨娘身边的人确实贿赂过那个府医,似乎也威胁恐吓过,但无论怎样,那个府医都没有答应,今儿一早,依然把解药送来了。”

    “那便按照之前说的,给他抬一个品阶,月俸该翻就翻,另外,把他收到我们长安阁,我们是时候该培养一个自己的心腹医家了。”

    碧玉会意,点点头道:“他姓周名泰,老家离这不远,双亲健在,妻子儿女也一切都好,奴婢已经派人到他家附近潜着了,一来防止他有二心,二来防止他们家遭遇他人毒手。”

    “做的很好。”薛凝悠赞许地点点头,“那收购药材的事情怎么样了?”

    “小姐放心,一切顺利,店铺的修建进度也正常,并且我们已经慢慢的把凝脂堂的名号放出去了,并且也已经有一些人找过来说想在凝脂堂做事。”

    “好,接下来就注意,选伙计的时候我也不方便露面,所以你注意,不论男女都要,但必须检查好身体,有武功底子是最好的,剩下的交给我来办。”薛凝悠目光闪烁,她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到凝脂堂落成的样子。

    碧玉把薛凝悠的话都记在了心里,随后告退吩咐去了。

    而刘姨娘和薛芷晴回到西院后,也开始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关于凝脂堂,她们也已经有耳闻,只是现在凝脂堂的动静她们有些摸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干什么,但她们总隐隐觉得,凝脂堂不简单。

    “娘,薛凝悠越来越过分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在将军府恐怕真的没有地位可说了!”薛芷晴气愤地甩了甩袖子,坐在镜子前生闷气,“自从那个贱蹄子从乱葬岗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弄得我们次次碰壁,在府里颜面尽失,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我们不能再亲自动手了。”刘姨娘安慰地拍拍薛芷晴的肩,眼里蒙上了一层晦暗,“薛凝悠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威胁婉儿给她下药的事,婉儿的父母妹妹也已经被她保护了起来,并且周泰恐怕也已经被她收到了长安阁,这样一来我们以后出手就更加困难。”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破罐子破摔任由他骑到我们头上?”薛芷晴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却弄疼了自己的手,因而心里更加窝火,“她现在这么有本事,万一哪天再勾搭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嫁过去,我们岂不是更加难过?!”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