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一念今生_ 第10章 狼(上)-

时间:2021-04-28 16: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背面刚小说一念今生 第10章 狼(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好一对美人儿!”

    何震坤面露喜色,嘴角抽着笑了笑:

    “两位美人,今日本公子要收你二人做妾,还不速速谢恩?”

    二女犹豫片刻,宛涟强作镇定低声回道:

    “我姐妹二人出身寒微,怕是高攀不起,还望公子莫要说笑。”

    何震坤听得宛涟嗓音清脆悦耳,心情舒畅:“攀得起攀得起,我何震坤岂是那种在乎出身的人?”

    宛涟脸色泛白,不知如何是好,不料若漪看着何震坤的嘴脸暗暗生恨,大骂道:“死胖子休得做梦!”

    何震坤一听面色僵硬起来,冷冷地看了若漪片刻,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喘着粗气下了马,走都若漪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地若漪嘴角溢血。

    “我看是你硬还是我硬。”

    何震坤说罢奸笑起来,转身走向一处民居,并吩咐押着二女的士兵道:

    “带过来。”

    此时的村民已经乱作一团,各个抱着亲人朋友逐渐冰冷的身躯哀嚎不已,一名少年忽然从人群中冲出,拦在押着二女的士兵前,大喊道:

    “放了宛涟姐姐和若漪姐姐!”

    这少年正是陈永安。

    那士兵也不答话,自顾自往前走,永安哪里肯依,上前便拦,怎料那士兵看都不看,随意一脚便把永安踢飞数丈不再理会。

    永安五脏剧痛,嘴角溢着鲜血,挣扎半晌却发现站不起来。

    一名妇人跪坐在柳溪身边,紧张地用头巾给柳溪包扎膝下的伤口,柳溪疼地浑身抽搐,冷汗直冒。看到顾家二女被何震坤带走,便慌忙挣扎着向二女爬去。

    那妇人急忙扶住柳溪,颤声道:“柳溪先生你都伤成这样还要去做什么?”

    柳溪喘着粗气,喷出一阵又一阵白雾,淡淡道:“我去救二狗!”

    话分两头,却说二狗脚程飞快,半日便在一处断崖找到了宛涟所说的草药,他手脚运起真气,攀着崖壁,半柱香功夫便用嘴将草药咬住拽了出来,又是几个起落跳回地面。

    忽然二狗看到一只七彩飞鸟从身边飞过,看那飞鸟羽毛绚丽,斑斓多彩,不由想起了喜欢打扮的顾家姐妹,心头一动,若把这鸟毛拔了送给二女,她们八成会喜欢,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提亲,想到此处二狗咧嘴一笑,足下生风,飞也似的像鸟儿追去。

    那飞鸟也是大意,或是认为人类并不会飞,看着紧追而来的二狗不甚在意,二狗见鸟儿飞的略低,雄浑真气猛然爆发,炮弹似得冲天而起弹向飞鸟。飞鸟一惊,想要避开,怎料任它拼命扑闪翅膀也避之不及,二狗一把抓住飞鸟的尾巴,飞鸟拼死挣扎,噗地一声轻响,鸟儿尾巴上的羽毛竟被二狗拽了下来,那鸟儿也顾不得屁股疼痛扑闪着翅膀越飞越高远遁而去。二狗落地翻身一滚卸下些许力道,失望地看了看手中的五根羽毛,三根被拽的扭曲变形已然无用,只留两根勉强完好。二狗叹息着收起那两根完好的羽毛往柳溪村走去。

    二狗踏着稀松的积雪走了一会儿,抽了抽鼻子,竟闻到些许血腥味,北风一吹血腥味又消散无踪。二狗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不甚在意。直到走到一处山坡,遥遥望到坐落在山谷中的柳溪村。二狗被祝融巫术淬炼的五感强大,目力惊人,一眼竟望到柳溪村口附近鲜红一片,哀嚎哭喊的声音若有若无地远远传来,不由心头一紧,加紧步伐向柳溪村奔去。

    黑色的皮靴践踏着积雪,熊皮大衣在狂奔带起的剧风中猎猎作响。片刻功夫二狗便跑到村口,满地的鲜血,冰冷的身躯,哭号的村民,无一不刺激着二狗平静许久的热血。

    不敢相信,难以置信,二狗茫然地望着村中的一切,他伸手掐了掐自己脸皮,发现有些疼痛,心口莫名地抽搐起来。

    在村口看守的将士看到二狗到来,只是微微一瞥,便不再理会。二狗眼神有些空洞,一眼看到在地上爬行的柳溪,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在柳溪身后拖了很远。

    二狗慌忙跑过去扶住柳溪:“柳溪先生。”

    柳溪眼前恍恍惚惚,隐约听到有人叫他,抬头一看是二狗,悠悠地叹息道:

    “二狗……”

    “柳溪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柳溪颤颤巍巍地低下了头,闷声道:“二狗,事情都过去了,你速速离开吧。”

    “离开?”

    二狗心里越发不安

    “柳溪先生!”二狗内心慌乱地大叫一声。

    “走啊!”柳溪拼着力气嘶哑地喊了一声,便猛咳不止。

    二狗默默抬起头,看向那一群面色冷峻的银甲士兵,缓缓起身,走向较近的一人,冷冷道:“这是怎么了?”

    那士兵瞟了一眼二狗转过脸去,却是不理。

    二狗眼中闪过一道血光,左手闪电般射出一把抓住士兵地脖子,那士兵忽然感觉心头一震,来不及反应便被一只大手死死握住脖颈。

    “老子问你话呢……”二狗声音微颤。

    其他士兵见二狗逞凶不敢大意,纷纷抽出利刃向二狗逼近。

    二狗忽然看到士兵们的刀剑上都有些许血迹,眼眶不由泛红,手上用力,便扼死了那名士兵,冷冷道:“原来是你们……”

    士兵们见二狗身材高大,站在那里气势汹涌,弥漫出的杀气竟毫不逊色于他们这些上过战场的士兵,不敢大意,架着兵刃围着二狗不敢妄动。

    忽然二狗耳朵抽动,听到不远处的一个木屋内传出动静,又仔细听了片刻虎躯巨震,顾不得一切便向那木屋冲去。

    士兵们见二狗露出破绽,挥着兵刃向二狗发起攻击,二狗哪顾那么多,右脚一个横扫踹起一名士兵,撞着另外两名士兵滚到一旁,左手发力又推飞一名士兵,右边还有阻拦,二狗右手不能攻击,面对右侧袭来的士兵不退反进,一肘击在那士兵胸口便继续狂奔,被二狗右肘击中那士兵喷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眼看那木屋越来越近,哭喊的女声在耳边越发清晰起来,二狗听得呼吸都有些散乱。忽然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二狗面前,二狗本能地握紧左手一拳挥出,却不想拳未至,对方却以更快的速度一脚踹来,二狗脚下一空,倒飞出七八丈远。

    那高大身影正是洪侍卫,一脚踹飞二狗后冷冷道:“镇西大将军有令,随身护卫少主安全!”

    二狗咬牙揉了揉剧痛的肚子,从地上爬起来,只怪那祝融巫术把二狗的五感淬炼的极为敏锐,木屋中的声音不断刺激着二狗的神经,他不是涉世未深的半大小子,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事情他不知做过多少,他非常清楚木屋内正在发生什么,顾家二女凄惨的哀嚎不断揪动他的心弦,揪地他隐隐作痛。

    “让开!”二狗冷冷地盯着洪侍卫。

    洪侍卫看着二狗渐渐泛红的双眼,不再多说什么,默默拔出腰间的宝剑。

    二狗后脊忽然涌起一股寒意,眼中洪侍卫的身影竟隐隐约约与孤烟城的五当家重叠,不,比五当家更强!

    那一次二狗选择了屈服,爬在地上不敢反抗,如丧家之犬般摇尾乞怜。

    而这一次,二狗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那扎木台,并不比此时的自己好过多少吧……

    “啊!”

    二狗咆哮一声,体内真气疯狂运转,一声呼啸便近了洪侍卫的身,二狗左拳虚晃一招,顺势一个转身便是一记扫堂腿。

    直到这时,洪侍卫才大手一番,避过刀刃,刀身一摆便将二狗凶猛的攻势化为泡影。

    二狗眼看那军士就要中招,忽然眼前一黑,一股巨力从左脸传来,却是那刀身将二狗拍出数丈。

    二狗蹭过的雪地,露出暗黄的地面,他躺在地上眩晕了片刻,便摇晃着脑袋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只是双腿还有些不着力,站得有些飘忽。

    这时在旁待机已久的士兵们一拥而上,挥刀便砍,不料洪侍卫却忽然抬起左手制止了士兵们的动作,看着二狗悠悠道:

    “二层巅峰,来军中效力,我保你个校尉。”

    二狗从柳溪那里了解过大夏军制,这校尉也算是个中层军官,军饷充裕,足够他纵情挥霍。若是曾经的二狗,此时已然嘿嘿傻笑着满口答应,但此时此刻,他却提不起半分兴致,甚至觉得胸口更加憋闷,这一刻,他懂得了耻辱。

    二狗蠕动着嘴唇,吐出一口裹着两颗臼齿的鲜血,眉心巫印若隐若现地闪烁起来。

    祝融巫术一阶三层战技——地火焚心

    二狗忽然俯身,左掌张开,猛压地面。

    洪侍卫刚看到二狗抬手就略感不安,微微后退,怎料二狗左掌撑地的瞬间他便感觉脚底发热,一道火柱冲天而起。洪侍卫反应迅速,匆忙运转真气抵挡方才无碍,只是身前的银甲灰黑一片,甲中衣物破烂不堪,再看围着二狗的士兵,各个冒着青烟,浑身焦黑地躺在地上。

    洪侍卫眉头微皱,心中却有些惜才,若不是何震坤那二世祖胡来,这大好人才说不定就能招入麾下,为我大夏镇西军效力。

    “小子,你若从军为国效力,我可免你袭杀大夏将士的叛国之罪!”

    二狗巫力进阶不久,猛然爆发施展招数有些吃力,呼吸不由急促起来,白色雾气不断从口鼻中喷出。他对于洪侍卫的一再宽容并不领情,只恨自己力不从心打不倒眼前的强敌,救不出百受欺凌的顾家姐妹,他此时有些痛恨自己敏锐的五感,那绝望痛苦的呻吟不断撕扯着他滴血的心脏。

    “我叛你亲妈!”

    二狗嘶吼着冲向洪侍卫……

    “砰!”

    一声巨响二狗再次倒飞出去,挣扎着,许久爬不起来!

    他仰面朝天,阴沉的乌云中飘下些许晶莹的冰雪,落入他赤红的双眼,慢慢融化,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木房中痛苦的呻吟渐渐微弱,化作嘤嘤的哭泣,和轻声的呢喃:“二狗哥哥……”

    “你们怎么是两个人?”

    “二狗哥哥可曾吃过早饭?”

    “还不是二狗哥哥你太笨,下雨都不知撑伞,这才害我跟姐姐辛辛苦苦给你送蓑衣草帽!”

    “若漪你先回去休息吧,你都一夜没睡了,这里有我便可。”

    “二狗哥哥……”

    一幕幕画面,在他眼中的雪水中弥漫,摇曳,汇成一股清流,悄悄地流入泥土,不见踪迹。

    “啊!我叫陈永安,嘿嘿。”

    “咦?这不是二狗小兄弟吗?来一起吃吧!”

    “开啦开啦!十五点!十五点!说九的拔七根!”

    “二狗啊,永安那孩子你可喜欢?”

    “喜欢啊,都喜欢,这里的人和孤烟……呃……和我以前认识的人不一样!”

    “若是有一天他们都埋进了这墓园,你又有何感受?”

    感受……

    把伤害他们的杂种,一刀一刀锯成碎肉……

    (本章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