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明春色_ 第五百三十八章 胜利的不安-

时间:2021-06-23 12: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风紧小说大明春色 第五百三十八章 胜利的不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汉王军各处军营里,气氛与战阵上完全不同了。一些伤卒已被送回军营,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听到那些哭叫声,会忽然让人觉得生无可恋。

    若非朱高煦等人刚从战场上回来,此时恐怕会误以为,汉王军战败了?

    在土路上行走,能听见周围哭爹喊娘,惨不忍闻。

    真正死在战场上的将士并不多,此时的兵器穿透力不够,大多有甲的将士都不会被直接杀死、而是受伤。但真正残酷的事情正是这般光景!很多受伤的将士不会马上死,而是慢慢等死,郎中根本医不好受伤太重的人。

    先前朱高煦紧张而激动的情绪,此时也渐渐平息。

    他在大明朝身为勇武的藩王,但一向是不太喜欢战争的……此时此景,战场上的宏大场面、激动人心的慷慨呐喊已经不见了,伟大的功绩也无法直观感受;有的只是不到一天内、造成的大量伤亡。

    或许对于普通士卒或平民百姓,战争本身就毫无意义。即便参战的军士们也有激动和兴奋的时候,但很可能刹那间就没了命,而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

    朱高煦策马走进他昨晚住的村子里,村子里遇到的都是辎重队的将士,没有百姓。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部将掀开了中军行辕的院门。朱高煦身上疼痛,便骑马走了进去。

    就在这时,妙锦忽然冲到了堂屋门口,她一下子又停在了门口,神情变得非常奇怪。只见妙锦脸色苍白,杏眼里瞬间闪过一丝死灰一样的目光,手指也在颤抖,扶着门框,身体便软了下去。

    朱高煦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可怕样子!

    他的胸襟和胸甲上一片狼藉,插着两枝砍断了尾翼的箭矢、还有铳伤;背上还留着一根箭……箭矢都没有拔,朱高煦可不想流血过多。而且他的脸上、整个上身全是血,官军将士的血!

    “我死不了。”朱高煦急忙解释了一句,矫健地翻身下马。

    他看到妙锦吓成那样,又想到平素大多时候她对自己有点冷淡,朱高煦忍不住便笑了出来。

    妙锦看到朱高煦敏捷的动作、以及脸上的笑容,神情立刻又变幻了。她渐渐有了力气,站了起来。

    朱高煦迎上去,转头道:“你们先回去罢,把那几个宦官叫来,给我处理伤口。”

    “末将等得令!”

    朱高煦走到妙锦跟前,好言道:“身上都是敌军的血。我的盔甲很精良,箭矢只伤到皮肉,你别担心了。”

    妙锦还是没吭声,她低下头侧脸过去。没一会儿,朱高煦便隐约看见有水珠滴到地面上,但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朱高煦便又小声道:“看来小姨娘还是很在乎我的。”

    妙锦抬起头,一副梨花带雨的凄美脸蛋,却露出了气愤的表情,声音也变了,“高煦手下有那么多人,你非得自己上阵么?”

    朱高煦解释道:“此役我若未亲自带兵冲锋,最关键的右翼一战,可能便无法迅速击溃薛禄军;万一没能一举突破敌军左翼,却打成了消耗战,恐怕就不是几天能结束的大战了。死的人也会更多!”

    因为并没有严重的后果发生,朱高煦看见妙锦的伤心,并无甚么同情,反倒竟然隐隐有些高兴。而她美艳的脸在幽怨伤心的时候,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妙锦没和他争论,但生气的神情仍留在脸上。

    不一会儿,亲兵侍卫与宦官们都来了。于是朱高煦便在堂屋里,叫他们帮忙卸甲;他看着放在桌案上血迹斑斑多处破损的札甲,心道,这副盔甲又得修好些天才能修好了。

    朱高煦叫人拿来了铜镜,等把盔甲一片片取下来,脱光了身上全是血迹的衣裳;他便拿铜镜照自己的铳伤。从近处的铜镜里,他可以更清楚地看见那一枚铅丸,就像新摘的莲子一样的形状、镶在皮肉上。朱高煦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朱高煦没有甚么医疗知识,但也是知道一些的:伤口上最严重的细菌,好像是厌氧菌。伤口不深,接触着空气便不容易感染!

    在朱高煦的吩咐下,宦官们忙着把纱巾等物放在开水里煮过;然后大伙儿拔掉了他身上的箭矢和铅丸,朱高煦咬牙忍着,每一次拔箭只是发出一声闷哼,不过脑门上的汗水也憋出来了。

    身边的人开始用冷开水给他清洗伤口,擦拭身体。之后大伙儿便拿出了军中储存的烧酒,元代以来就有的蒸馏高度酒、用来消毒。储存这些烧酒确是不太容易,因为稍微疏忽监督,军中将士才不管受伤之后的问题、先会偷来喝了再说!

    伤口弄干净之后,大伙儿才给朱高煦上云南带来的金疮药。

    妙锦一面用纱布给朱高煦包扎伤口,一面问道,“我听说官军有四十多万人,你是怎么不到一天就打胜的?”

    朱高煦笑道:“妙锦先告诉我,看见我受伤了,心里想的是甚么、为何吓成了那样?”

    妙锦急忙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宦官和亲兵,不过那些人都面无表情、装作没听见。她的脸颊一红,妩媚的杏眼往下一垂,目光看着侧下的地面、避开了所有的人,睫毛也微微颤抖起来。

    朱高煦顿时觉得她此时的神态和动作,非常温柔,他不禁也看得出神了。他低头观看着妙锦的神态时,又看见她轻轻用力打结纱巾时,饱|满的胸脯微微地起伏,朱高煦更是走神了许久。奇妙的暖流在他的身体里流淌,但身上各处的痛楚又时时折磨着他,朱高煦的脸有点扭曲、变得十分奇怪。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说来话长,解释起来也很不容易,更别说对女子解释了。以后再说罢。”

    妙锦轻轻“嗯”了一声。她抬头看他时,朱高煦觉得她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崇拜之色。寻常时女子对战争的兴趣不大,不过对强大的男子却很有兴趣,朱高煦一时间十分受用。

    ……第二天朱高煦便发了一阵低烧,但次日便好了。三天过去之后,伤口没有化脓,并且开始有长肉的痒|感,他这时便完全放心下来。

    三天中朱高煦没有怎么理会军务。期间他只下达了一道军令,叫各军辎重队的人,把战场上的敌军伤兵也运回军营,给他们疗伤。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何况都是大明朝的汉人军户。但是人们也很难一直相亲相爱,否则从古到今便没有那么多争斗和战争了。

    朱高煦穿着宽松的厚袍服,里面光着身体包着纱布。他已在堂屋里看了很久的地图,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判断:以盛庸瞿能平安等大将的能耐,张辅跑不了多少人!

    湖广会战的战场,位于邵阳县城以南、夫夷水以东。夫夷水虽然不宽,但也不能涉水渡河,何况官军西渡夫夷水没有意义;他们只能往北逃。

    北面的邵阳县城、宝庆府城也不能逗留,官军若进城耽误时间,更容易被合围、一个人也跑不了!

    官军败军到了宝庆府城附近,西边是资水、东北面是邵水、东边是檀江……南面是汉王军追兵。几乎是个死地!不过宝庆府城尚在官军控制之下,或许能连夜架设浮桥,让一些官军人马东渡邵水。

    接下来败军还要向东、再渡过一次邵水,这样才能向东面湘江那边靠近。否则北进去新化县附近,那才真是一个死地;汉王军只要从东面包抄合围,官军便无路可走,只能在惊慌失措、辎重丢弃殆尽的情况下,走进人烟稀少的山区,后果可想而知。

    官军几百里的逃亡路线,想要多剩一点人马,确实太难!

    张辅在会战之前,显然没有太多考虑战败后的逃跑问题;他当时若觉得自己会失败,可能就不会来决战了。但是真的战败之后,因为撤退路线太艰难,张辅这次的失败、必定将会非常彻底!

    朱高煦确定形势之后,又想到更大的天下形势,他的兴奋激动心情、渐渐占据了最上风。

    他在堂屋里踱来踱去,兴奋狂喜的情绪无法得到平复!虽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却显得浮躁不安。

    不久之前,朱高煦还在为生存的压力而苦恼不已;眨眼之间,一场决战便彻底扭转了形势!他还没准备好、整个大明天下万里江山,便突然摆在了面前。

    一切来得太快了!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体会过!只是在梦里和想象里多次想到过:忽然在澳|门赢了一千万怎么办?诸如此类的幻想。

    此时此刻,朱高煦感觉自己就像忽然变成了暴发户、突然赢了很多钱,感觉比那样的事情还要强烈。要不是身上的伤还没好,半身都在发痛,他真想疯狂修车发|泄一下。

    淡定淡定!朱高煦每天都在不断提醒着自己,考虑到现在他的身份,一定要稳住比格,不能表现得像个一夜暴富发财的土包子一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